澳门银河网站_官网游戏

施乐给惠普下最后通牒,威胁展开"敌意收购"
作者:佚名 | 来源:网易科技
2019-11-22
在号称“硅谷第一个IT巨人”的个人计算机与打印机制造商惠普公司,拒绝了美国办公设备制造商施乐公司(Xerox)的“蛇吞象”式不对称并购交易四天后,施乐发出了敌意并购前的最后通牒。

 

11月21日周四,施乐公司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ohn Visentin公开致信惠普董事长Chip Bergh和首席执行官Enrique Lores,对惠普董事会的一致拒绝理由表示不解。

信件称,惠普以“大大低估”企业价值和不符合股东最佳利益为由,拒绝了施乐每股22美元的收购要约,“令施乐感到非常惊讶”,并“对这种推理感到困惑”。因为在10月3日惠普宣布大规模重组计划后,其自身财务顾问高盛将惠普评级为“卖出”,目标价为14美元。

施乐认为,自己提出的收购要约较高盛对惠普的目标价高出57%,也较惠普30天交易量加权平均交易价格17美元溢价29%。同时,施乐的报价既不是“有条件的”也不是“不确定的”,与惠普所称相反,施乐完成对惠普的收购将没有融资条件。

施乐表示,很高兴看到惠普董事会承认两家公司业务合并的实质优点,并愿意为各自的股东探索价值机会。但惠普单方面要求施乐接受常规尽职调查,却拒绝了施乐提出的相应反向要求,是“不必要的延误策略”。

信件称,施乐仍愿意投入必要资源,在接下来的三周内完成双方尽职调查,并确认通过合并实现的巨大成本和收入协同效应。“施乐董事会决心迅速而有效地推进对惠普的收购,我们认为没有理由再继续拖延。”如果惠普在美东时间11月25日下午5点前拒绝与施乐友好商谈并购事宜,施乐将启动“敌意并购”程序,即直接将收购提议提交给惠普股东。

尽管惠普约290亿美元市值是施乐的三倍多,施乐还是在信件中透露,其报价将得到惠普股东的压倒性支持,有助于解决惠普方面对迅速完成并购交易的任何疑问。

11月17日,惠普董事会一致拒绝了施乐的收购要约,对施乐的业务发展轨迹和前景有“重大质疑”,建议对施乐进行更多的尽职调查,以便更好了解其2018年6月以来收入从102亿美元降至92亿美元的情况,并对合并后给新公司造成的“超额”债务水平感到担忧。

当时惠普表达了开放态度,称“认识到合并的好处”,并“愿意继续探索与施乐的潜在合并选项”,似乎暗示最终想上演“象吞蛇”的收购反转戏码。近期也有知情人士透露,双方都“强烈希望”找到一种合并的方式,因为同意彼此业务领域互补。

11月5日的消息称,施乐正考虑以现金加股票的方式收购惠普,施乐首席执行官Visentin可能将管理合并后的企业。该公司据称已向花旗集团筹资,出价将高于惠普当时约270亿美元的市值,而施乐市值约80.5亿美元,仅为惠普的三分之一。

两天后的消息称,施乐拟以77%的现金加23%的股票收购惠普,即用每股17美元的现金和0.137股施乐股票交换每一股的惠普股票。预计总收购价是施乐市值的四倍多;收购股价相当于22美元,较前一日惠普收盘溢价约20%。收购完成后,惠普股东拥有新公司48%的股份。

11月14日的消息显示,著名激进投资者、拥有“华尔街狼王”之称的卡尔·伊坎(Carl Icahn )透露,自己持有惠普4.24%的股份,价值约12亿美元,等于成为惠普第五大股东。数据还显示,截至8月6日,伊坎联合公司(Icahn Associates)持有施乐公司10.85%的股份,是施乐的第二大股东。

分析认为,这表明伊坎可能正是施乐拟“蛇吞象”收购惠普背后的推动者。伊坎上周称,这笔交易“毋庸置疑”,将为两家公司的股东增加回报;考虑到节约成本的潜力和更为平衡的产品组合,合并符合双方股东的最佳利益。施乐此前认为,两家公司合并后每年可节省约20亿美元的成本。

目前两家公司都受到打印市场需求下滑的困扰,但惠普状况明显更差。

今年8月,惠普前任CEO Dion Weisler在公布三季报时宣布“出于家庭和健康原因”辞职,2015年起主管打印机业务的Enrique Lores接任总裁兼CEO,任命已于11月1日生效。10月初,作为大规模重组计划的一部分,惠普宣布未来三年在全球裁员9000人,约占员工总数的16%,并下调2020财年EPS指引至低于市场预期,股价一度跌破16美元,至2017年2月初以来最低。

施乐计划收购惠普的消息传出后,惠普股价升至8月初以来的三个半月新高,但年内仍累跌近4%;施乐股价屡创2014年以来的五年高位,今年已累涨近95%。周四,施乐盘中最高涨1.4%,惠普早盘一度下跌,随后转涨近0.7%。

责任编辑:周星如